AVIVA Moment 光合流年 AVIVA Moment 光合流年
茂县垮塌:72小时救援 在希望中等来诀别_凤凰资讯

△垮塌的山体将村子掩埋了10多米深

原标题:茂县垮塌“头七”祭拜日:72小时救援,在希望中等来诀别

记者/杨宝璐郑林张淑伟覃钰钰

编辑/宋建华刘汨

△搜救现场挖掘出了遇难者遗体

这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希望渺茫、期盼奇迹的救援。

24号早上5点38分,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发生山体高位垮塌,1800多万立方的泥土从天而降,犹如一只碗倒扣向村庄,瞬间将村子掩埋在数十米之下。    

救援队员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展开救援。奇迹是人们共同的期待。在三天的黄金救援期内,蓝天救援队一共找到了4具遗体,飞鹰救援队找到3了具。

更多的遗体还未被发现,血渗进泥土里,和村庄一起掩埋在土石之间,大学教授忆高考:当年不是人人都能站到考场_凤凰资讯

72小时之后

从滑坡现场撤离出来的时候,蓝天救援队的苟少林发现,已经有腐败的气息,从土石间隐隐地弥漫了开去。    

已经到了6月27号上午10点,距离救援黄金72小时的极限越来越近。搜救犬累得趴在地上直喘气,生命探测仪探测到的信号越来越少。

搜救已经持续了3天,早上7点,他们就开工搜救了,干到9点,接到预报:有塌方危险,要求民间搜救队全体撤出现场。11时02分,叠溪镇新磨村部分山体出现二次垮塌。    

灾区险象环生。过了中午,大雨再次袭来。下午3点40分左右,特警高猛被安排到灾难现场外围疏散交通,间或还得跑进现场去,看有没有人又折回现场。

他是本地人,沟通起来更加顺畅,即使灾难现场情况复杂,还是零散的有人想进到里面去祭拜家人;下面有些没有受灾的村组,村民想回去喂猪。高猛理解这些心思,但还是得拦着。    

到了晚上,救援力量基本上都撤了出来,只有10来台挖掘机还在里面修路,Waterproof IPod Now Available。高猛说,里面道路非常狭窄,一条道走到头,没有回头路。包括救援车辆在内,凡是大型车辆都不能进去,要开辟出一条生命通道来,如果还有生命奇迹,绝不能因为交通问题堵在半路。    

灾难中,高猛有8名亲人失联,8名确认遇难,至今外婆还没有找到。                                    

△挖掘现场

消失的村子

叠溪派出所副所长钟灶辉是最早得知垮塌消息的人之一。24日早上5点38分左右,新磨村突发山体高位垮塌。6点刚过,他接到了所长的电话,告诉他村民被山顶塌方埋了。    

当时所里只有三个民警,所长去县里办案子,另一个同事也被抽调到县里去治安卡点执勤,“平时出警都是两名民警,当时没想到这么严重。”钟灶辉没多想,开了车就往过赶。    

他对新磨村很熟悉,村子正好在他们的辖区,以前做安全检查工作时,他去村组里挨个儿走访,每个房屋都去过。出事的村组五六十户人家,每家几口在外、几口留在本地,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双师课堂”接入贫困县 优质教育资源全民共享_凤凰资讯;   

离现场还有五六百米远时,车子就开不过去了,只能徒步过去。往前,上面的路段已经被土石掩埋,还有塌方的石头往下滚。“那段路挨着山边,比较危险,如果车子开过去,万一灾情严重,现场不能及时把车挪开,就会堵塞道路,影响后面救援。”钟灶辉说。    

垮塌现场的严重程度远超他的想象,有那么10来秒,他心都慌了,“盯着那个场面突然不知道做什么”——“石头把村组大部分房屋都掩埋了,只能看到石头,看不到其他东西。”钟灶辉说。

他赶紧汇报,请求支援,一边组织拉起警戒线。山上雾气大,视线并不好,还有石头不断滚落,但已经有周围的民众向现场围了过来,亲人被埋在土石下面,他们想冲进去救人。    

特警高猛是8点接到通知的。他是当地人,家就在新磨村。一大早,领导就找他,跟他说家那边出了事情。他赶紧给家里打电话,父母、外婆和舅舅,没有一个能打通的。“我就给朋友打电话,说家全没了,你赶快回来一趟。”高猛说,他马上向领导请假。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到达现场,已经是下午5点左右,他跟着其他大队进去。他跟特警大队的战友们一起搬石头,敲石块,一块块地敲,扯着嗓子问有没有人。到达现场半小时之后,两具尸体挖了出来,就在村头位置,而高猛他们家也在村头。   

进灾区时,高猛的一个表弟也在里面,让他赶紧到挖掘现场去看看有没有自己亲人,“我们这边要防止二次塌方,我说再等一等。”

高猛心里也急,几个舅舅的房子相对靠下,而外婆家则在村子的中间位置,“当时救援力量还在后面,我们必须到前面去,村子的人我几乎都认识,当时就想着,如果有生还的就赶紧把他们救下来。”高猛说。    

1800万立方的山石倾泻而下,整个村庄变成“地下世界”。根据国土资源部专家分析,此次山体滑坡,平面滑动距离在2.5-3.0千米。   

“纵向在1600米以上。”蓝天救援队的苟少林透露,此次救援蓝天救援队陆续派出95人,他是先头部队的一员。从都江堰到茂县,4个来小时,当天中午,他们就赶到了现场,带着千斤顶、钢钎和侦查用具,一来就找指挥部,开始搜救。    

奔流而下的泥石流,跨过村口的河流,继续占领河对面的农家院。当地村民估计,泥石将这里垫高了15米。 搜救到下午两三点,钟灶辉接到命令,从现场撤出来,组织疏散群众,安置灾民,安置点设在镇上的小学。

                                   

△遇难者遗体被抬出

信号与遗体

有失联的村民家属不愿离去,附近几个村落,不少跟被掩埋的村组是亲戚关系。他们坚持在现场等,要么能看到生存的希望,要么能找到尸体,让亲人入土为安。    

搜救现场不允许非专业人士靠近,他们就站在警戒线边儿上,一边等待,一边给自己的亲人打电话。第一天,生命探测仪还能不断搜到信号。“但准确率很低,100个里面有几个是准的就不错了,还是搜救犬比较靠谱。”

蓝天救援队的张勇这一次坐镇后方协调救援。他觉得,生命信号并不能说明一切:“有信号只能说明有异状,有时候挖着挖着,信号就没了。此外,生命探测仪的手持电脑部分是蓝牙连接,旁边要是有人手机也开着蓝牙,也会对其造成影响。    

搜救队实行地毯式搜索,宁愿白挖也不能漏挖,只要探测仪一响就开始挖,到下午两点,终于找到了两名遇难者。    

这名遇难者在相对边缘的位置,苟少林告诉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此次灾难面积比较广,中间位置泥土掩盖比较厚,最深的地方,估计得挖“20米以上,25米以下”,才能挖出来东西,边缘稍微薄一些,这两人正是在相对比较靠边缘的位置发现的。   

家属激动起来,他们就在五六米开外的警戒线等着,拨打亲人的手机,还能打通,只有漫长的滴滴声。从下午两点一直挖到5点,人才挖出来,“这已经算比较浅的了,3米左右。”苟少林说。

现场医务人员查看,确认已经没了生命体征,就让队员用白布盖好,放在担架上抬到指定停尸点去。尸体一出现,家属的哭声便一声声地递过来,直扎到苟少林耳朵里。    

苟少林至今也不知道那家人叫什么,他飞快地到另一个地方去挖。时间很宝贵,他什么都不敢想。    

飞鹰救援队胡闵和队员发现的第一具遗体,是遇难者亲属指定了倒塌房屋的位置,“那里有一个石碑,他很肯定的说,石碑过去几百米就是亲戚的家”。  

武警部队调来挖掘机,大约挖了三个小时,在地下十多米的位置,露出房屋的砖块。其后,大型机器被人工替代,救援队员开始用铲子刨,又挖掘大约一米的深度,发现了死者的肢体。

救援人员小心翼翼清除遗体周边的泥石,确定遇难者是一对中年夫妇,男子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泥石,保护妻子,他俯下身子,将妻子的身体和头护在下方,双手放在地面上“用力”撑着。然而汹涌滚下的泥石没有给他们留下一丝生存空间。距离他们两人仅一墙之隔,一位年长的遇难者尸体也被发现。    

遗体一出现,家属马上冲上来,情绪激动,只能由政府的安抚人员他们引导离开现场。等到遗体完全清理完毕,他们走过来抱着遗体,默默哭泣。

“看到这一幕,现场所有人都哭了”。飞鹰救援队队长胡闵说。    

下午7点,飞鹰救援队和武警部门开始对在河对岸的灾害现场进行搜救,两支队伍在同一个地方发现疑似被困人员。“这样的灾难现场,能够探测到生命迹象肯定很激动。”搜救犬反复嗅了两次,反应非常强烈。生命探测仪回传的影像甚至可以看出被困者的姿势:侧身,双手放在脸部,双腿蜷着。   

武警调来的两台挖掘机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左右,挖了十多米,挖到了以前的地面,没有任何发现。救援人员的第二梯队又替换上去,在附近展开搜索,仍旧没有发现。 

△用生命探测仪搜寻生命信号

消失的生命

第一天搜救持续了17个小时,一直到凌晨2点才暂告一段落,救援队员们休息了4个小时,早上6点继续干活。7点多又发现一个遇难者。    

救援重在抢时间,可这一次,抢出来的时间似乎也没给人们带来多少安慰。就在救援的第一天,从中午1点到晚上7点40分之间,发生坍塌的山体又出现了三次小的塌方。“现场除了救援人员,还有安全员,他们一直在盯着山体。”苟少林告诉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那时候,监测垮塌点设备还没运上来,主要就是靠安全员观察,一旦山体冒出烟尘、发出声响,安全员就吹求生哨,尖锐的哨声意味着“撤”!人们就迅速撤出去,等原山体坍塌完,再进去继续搜。    

搜救第二天,一个20多岁的女孩几乎跪倒在苟少林面前,她的父母和弟弟被埋在泥石之下,她求他们救救父母和弟弟。苟少林拗不过她,拿来生命探测仪,当着她的面,又细细地搜了一遍,探测仪不亮不响,没有丝毫反应,还叫来另外一支救援队的搜救犬来协助,但察觉不出来有丁点儿生命存在的可能。    

女生一下子哭出来,跟他说谢谢。“她把我弄哭了,我们真的尽力了,的确没办法。在那种情况下,尽力了也会觉得内疚。”   高猛的两个亲人的尸体也是在第二天找到,他压根不敢休息不敢想,一静下来,就会想起自己的亲人。这次灾难中,所幸父母平安脱险,但母亲受到很大打击,还在医院里“挂水”。他来不及去看望,只能让家族的兄弟姐妹去照顾,自己扎在现场。    

生命探测仪反应越来越少,这意味着,有人生还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搜救队成员不愿就此罢休,“万一有奇迹呢?”   

到了第三天,很多人已经不奢求能将亲人挖出来了。他们甚至不愿意救援队再挖掘,挖出的尸体不完整,现场的残肢,有的根本就拼不起来。苟少林说,蓝天救援队一共挖出来“三个半人”,都在靠边缘的位置。

△搜救队员每天一般连续工作10多小时

亡魂回家

26号,距离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限越来越近。不少亲属接受了亲人遇难的现实,他们冒着危险回到灾难现场,在石砾间焚香烧纸祭拜。哭声在风里飘荡,亲人的血渗进泥土,同家乡一同埋葬。   

有两个暂住在安置点的孩子就在学校的草坪上哭。“他们的父母是确定去世了的,爷爷奶奶估计机会也不大。”钟灶辉说,“两个小孩都未成年,大一点的是姐姐,17岁左右,小一点的15岁。”两个小孩平时在外面读书,估计家里给的零花钱也不多,没见他们买香买纸。        

心理干预小组的办公地点也在安置点,25号凌晨,北京回龙观医院副主任技师、心理检测室主任张东和同事来到安置点,对灾民进行心理评估。将可能有基础病等诱发生命危险的家属,列入重点高危人群。    

此次灾害中,失联和遇难的主要是青壮年,侥幸活下来的多是老人和孩子,安置点有30多个青少年,主要在10到20岁之间,孩子们多在县城读书,这才在灾难中幸免于难,然而灾难带来的分离与创伤,给孩子们带来难以磨灭的恐惧。    

一个大家族的三个小家庭一共留下7个孩子,最大的22岁,最小的只有14岁,父母祖辈全部埋在了泥石之中。当张东来到他们面前时,孩子们没有一个说话的。他们只是安静地坐着,眼睛发直,盯着远处某个地方,互相不搭腔,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呆着呆着,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   

张东把他们聚在一起,跟他们聊未来。谈起学习、工作和恋爱,他想尽办法让他们开口,提问,一遍遍描述对未来的憧憬,终于,一个孩子开了口,他告诉张东,自己想做运动员。    

这让张东松了一口气。孩子们还算恢复比较快的,有些灾民调整不过来,有位中年妇女婆家和娘家的亲属全都遇难,只有她自己带着中等智力残疾的孩子逃了出来。逃出来第一天,她神情呆滞,不吃不喝不说话,拒绝咨询和沟通,直到第三天才愿意出来走一走,第四天才开口说话。现在仍是心理专家重点关注的高危人员。   

“头七”将会是个坎儿,“在祭奠活动中,悲伤的情绪容易传染”。张东有些忧虑。     

钟灶辉的好友在辖区的另一个派出所,家也在新磨村,被埋了。他至今不知好友的情况如何。“事发当天我都不敢给他打电话,我都是通过他们派出所同事告诉他。”他担心好友,又情怯得不敢去问。    

26号下午,领导给高猛批了3个小时假,让他也去祭拜一下亲人。他带着纸钱进到灾难现场,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他朝着自己家的方向望去,那里,曾经有他童年的记忆和深爱的外婆。小的时候,他一直在外婆身边,两位舅舅待他如子。外婆今年72,他今年26,日子似乎还可以平静幸福很久,却被骤然揉碎,抛落在废墟上。    

黄金72小时已经过去,但他仍不想放弃。“512那么大的地震都有奇迹,我相信我的外婆还在。”高猛说。

祭拜结束,家属们必须撤离现场,与遇难的亲人进行最后的道别,纸钱迎风扬起,那是家家户户在召唤亡魂回家。

郑重声明:光合流年幸福瞬间频道所展示的作品均来自真实客人定制照片,并经由客户本人同意在光合流年唯一官方网站www.amroom.net进行发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Solemnly declare: AVIVA MOMENT photo channel works on display are from real guests customize photos, and agreed to by the customer himself at AVIVA MOMENT official website www.amroom.net be published. Without permission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purpose, rights reserved!
ABOUT关于我们 contact联系我们 weibo新浪微博 QQ腾讯QQ联络
WuHan武汉 ShangHai上海 ShenZhen深圳 SanYa三亚 XiaMen厦门
color色彩系列 Element元素系列 Honeymoon蜜月系列
sanya4月三亚团拍20对(进行中)

10店

郑重声明:光合流年幸福瞬间频道所展示的作品均来自真实客人定制照片,并经由客户本人同意在光合流年唯一官方网站www.amroom.net进行发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Solemnly declare: AVIVA MOMENT photo channel works on display are from real guests customize photos, and agreed to by the customer himself at AVIVA MOMENT official website www.amroom.net be published. Without permission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purpos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2012-2014 薇拉光合流年高端纪实婚纱摄影|武汉婚纱摄影|武汉婚纱摄影工作室|海外蜜月婚纱摄影。
技术支持:织梦58 琼ICP备10001983号-3